我要吹爆轰焦冻

轰总他是天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常年游荡北极圈我也很绝望

【裘杰】往生

(一)
        浓烈的玫瑰花香溢满了整个房间,杰克艰难的挪动着左手---那上面布满伤痕,他的左手几乎要报废了---去够床头柜上的钥匙,拴住他右手手铐的钥匙。
        “吱呀----” 破旧木门被推人开,发出尖锐而刺耳的声音,杰克不得以停下动作,他明明就差一点点就能碰到了。
        穿着讲究的贵妇人慢慢走到他面前,看见杰克摊在床侧的左手,贵妇人展开羽扇遮住脸,笑了。
        她将戴着纯白手套的右手轻轻放在杰克的右脸上,上下摩擦,“杰克,我亲爱的杰克,看看你这幅狼狈的模样,可是这又怨的了谁呢?这一切都只怪你,怪你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女人艳红的唇还在一张一合,嘴角讥讽的弧度都那么鲜明,杰克却发现他的视线是那么模糊,那女人嘴上的红痕在扩展,扩展到……
       全身。
      杰克震惊的看着手上被染成鲜红的手术刀,他低头,纯白的衬衫上也晕开了一朵朵玫瑰,摘择的双手还停留在花朵上,可那双手的主人再也无法摘下任何一朵玫瑰了。
       “骗人的吧……”  杰克喃喃道。他双腿发抖 几乎无法站起来,杀人的恐惧让他单薄的身躯瑟瑟发抖,但是看着眼前因恐惧而扭曲的脸,他又说不出的快意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吧,这样才对啊,你才应该是那个主宰的人啊?”
       恍惚间,杰克听见有谁这么说着。
       “不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不什么呢?这样不好吗?你还想要回到那个木屋,继续过着那样的生活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!” 杰克的瞳孔微微放大,他几乎是踉跄着爬起来,离开了女人的身边。
        少年人的身影消失在黑幕中,复又有谁归来。细弱的左手不顾上面遍布的伤痕,拖着女人的尸体往更深的小巷走去。
       “啊啊,这种事情,同意了第一次就不愁有第二次,对吧?嗯,可不能就这样让你就这么躺在这里啊,他不懂,我来就好了,对吧?”
        墨色夜幕中,单薄的身影拖着什么沉重的东西,一步一步迈向更黑暗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还在犹豫什么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还在愧疚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还有什么好担忧的?都做过这么多次了,你也很享受的吧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,我没有,不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杰克,嘿!杰克!该死的,杰克!伪绅士!你tm醒着吗?”
        小丑气急败坏的把火箭筒砸到红教堂的椅子上,抱起杰克往花园门走去,穿过红地毯到门口。
         律师本来正在开门,听见心跳下意识往废墟跑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跑什么!给我回来开门!” 裘克瞪着律师吼道。
       什么情况,这局监管者不是杰克吗?律师看裘克没有追过来的意思,停下来看了一眼,差点把自己魂都吓飞。
       他他他,他看见了什么,裘克TMD在公主抱杰克!!??是我疯了还是裘克疯了?
       大概是他表情太过魔幻,裘克不耐烦的又吼了一声,“四眼仔,你听见没有!给我开门!”  
        律师战战兢兢回来给裘克开门,一边开一边不住地往裘克怀里看,都被裘克给瞪了回来。
        大门缓缓打开,裘克不等求生者全部逃走就带着杰克离开了,只剩下律师在原地怀疑人生。
       到底什么情况?律师呆在原地。
       到底什么情况,我也想问到底什么情况啊?裘克想。
        杰克这一场已经是今天晚餐前的最后一场了,监管者们已经开始准备晚餐和明天的游戏,就等着杰克回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游戏开始后大概十分钟,监管者们正悠哉悠哉的做着自己的事等杰克回来用餐,宿舍的门就被吹爆了。
        里奥缝补娃娃的手颤了一下,娃娃的脸上瞬间多了一条狰狞的线条,他放下娃娃,发誓要把门外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求生者锤爆。
        门开了,艾玛站在门口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        里奥:刚刚发生了什么吗?没有。
        蜘蛛放下正在涂润滑油的机械足,“伍兹小姐,有什么事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呃,我没什么事。”
        蜘蛛:…………没事你锤爆我们门干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雇佣兵突然从艾玛后面冒出来:“我有事啊!”
       艾玛忙站到一边,“对,是萨贝达先生说又要事要来一趟,要我陪着防止被锤爆的。”
       奈布:“伍兹小姐,你可以略过后面不说的。”
       蜘蛛叹了一口气,“好吧,奈布先生,你有什么事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杰克,他好像出事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伪绅士?他怎么了?”裘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火箭筒插了过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呃,今天最后的游戏是杰克先生监管,我也在这场游戏里,不过由于某些不可抗力,我被杰克先生送进VIP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所以呢?说明什么?”
       “听我说完,嘿,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开局遇间杰克先生我能坚持十分钟简直奇迹,玛尔塔她们居然还没开好机。对,重点是杰克先生。原本他就在我面前守着,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突然就跪倒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他带着面具,我看不见他的脸,可是他一直在抖,我飞天的时候看见他倒在地上了。”
       听完雇佣兵的描述,瓦尔莱塔锁住了眉,“听上去很不妙,我可不记得杰克得了什么病,而且他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。现在怎么办,还在游戏吗?嘿!裘克!你要干嘛?”
       裘克等不及瓦尔莱塔说完就提上火箭筒出门了,头也不回道:“去找那个伪绅士!要不等他死在地下室?上等人就是麻烦!”
       “我的老天。”瓦尔莱塔头疼的轻呼了一声“我是没办法把他劝回来了,但愿他能不出什么幺蛾子把杰克带回来吧。”
       雇佣兵有些担忧的往大厅看了一眼,“裘克是要进游戏?我也想跟着去,我不放心杰克先生。”
      蜘蛛毫不犹豫的把他往门后一推,“好了雇佣兵先生,你在这里等着,裘克去已经不合规矩了,你不如和我聊聊,为什么这局你们十分钟都没开完机?”
        奈布被她推着往里,无奈的回道“瓦尔莱塔小姐,你可能不信,这局是盲女和机械师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我真的不信。
tbc
裘克:让我进去
夜莺:这不合规矩
裘克:让我进去
夜莺:这不合规矩
裘克:让我进去【火箭筒警告】
夜莺:这不合…………
裘克:【改装火箭筒警告】
夜莺:…………您请

评论(3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