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吹爆轰焦冻

轰总他是天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常年游荡北极圈我也很绝望

【曦澄】望海潮

       夜色舒朗,忙碌了一天的江家客卿们纷纷回到院居,准备歇下了。
       谁知,两眼一闭,刚刚准备入梦,便被一阵敲锣声给吵醒。
       “哐当――――――”刺耳的声音响彻天际,众人骂骂咧咧的披上外套从各自的院落走出,准备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大半夜扰人清梦。
       “是谁!?是谁那个混蛋扰小爷――”一位客卿撸着袖子就要开骂了,却在看见那位“混蛋”的一瞬间歇了气势,“老,老管家啊,您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啊?”
       其他一众人见有了这个出头鸟,也纷纷开始装乖。
      老管家也不计较他的无礼(虽然是他无礼在先),提着一盏灯,一面锣,兴奋的两眼放光,道:“都起来了吗?没起来的也给我轰起来。”
       “都起来了都起来。”客卿们见老管家情态不似往常,以为有什么大事儿,忙严正以待。
      “我有一件儿很重要的事要你们去做!”
        客卿们屏住呼吸,静听吩咐。是什么?去金家做眼线还是去不净世挑衅?或者去蓝家老爷子跟前溜两圈?
       “为了宗主的终身大事,去劝泽芜君成亲!”老爷子叉腰道  
        “是!――不是,啊?”客卿们相对懵逼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什么啊?” 老爷子不开心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!――――――啊!”
         嘹亮的尖叫响起,堪比老爷子刚刚的锣声。老管家回头,原是江家一位女客卿,江家男女客卿住房不在一起,略有些距离,但也不算特别远――至少比云深不知处要近。
       大抵是这位比较浅眠,被吵醒了,过来看一看。
       此刻,这位客卿双颊通红,她双手缴着裙摆,问道:“管家先生,您刚刚说,要为了宗主,给泽芜君说亲?”
       “是啊。”老管家回。
         女客卿又是大叫一声,追问道:“天哪!宗主同意吗?泽芜君同意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虽说不明白这位女客卿何故如此激动,老管家还是顺着回道:“这就是宗主的意思,不过泽芜君嘛,还是不知道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什么!”女子大惊失色,不可置信的叫起来,天哪,我们这么好的宗主上哪里找去,泽芜君居然还不表态!?要换作我,早就扑倒宗主了好吗?
       女子思至深处,愤懑之情涌上,兔子似的掉头就跑。
        ???????
         老管家:???
         男客卿:???
         却说这女客卿非飞一般回到住处后,雪姨拍门般狂轰众人,待所以人聚齐后,宣布道:“大家,好消息啊好消息(✪▽✪),我怎么说来着?宗主和泽芜君有一腿啊!”
         原本睡眼惺忪的人都清醒了,有人满脸不可置信,有人大叫出声,有人痛不欲生的捂住胸口“好男人怎么都内部消化了?我的宗主啊!”,也有人不满“为什么是泽芜君嘛,我看明明是柳峰主和宗主比较配嘛。”
        报信的人不满了,道“这可是管家先生亲口认证的!是泽芜君!”
        “亲口认证?管家先生怎么说?”
        “他说,要给泽芜君和宗主牵线啊!还要让江辞他们帮忙搭桥啊!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天哪!宗主终于开窍了吗!终于要找个好男人嫁了吗?这种大事怎么能没有我参与啊!我一定是那个红娘啊!”
       “但是!据目前所知,宗主他,好像是单相思啊。”
       “什么?不会吧Σ(っ °Д °;)っ”
       “我的宗主呜呜。”
       “哎呀哭什么,宗主有意不就是我们客卿的指示吗?帮宗主拿下泽芜君啊!不然要我们客卿干嘛?”
        “唉,说得对!宗主的爱情就有我们来守护了!一定要帮宗主拿下泽芜君٩(๑^o^๑)۶”
        众人一听,都跃跃欲试,迫不及待的要去找管家,自告奋勇为宗主和蓝曦臣牵线。
      “八字没一撇的事儿,瞎兴奋什么?”一道尖锐的嗓音响起,众人不悦的回头。
        一位看上去年岁不小的客卿剥开面前的人,冷笑一声,道:“季未觉,你还真是没心没肺的,人家高兴人家的,干你什么事了?”
       季未觉靠在门口,也是一声冷笑“什么叫不干我事儿?大半夜的你们不睡觉我可是要睡觉的,不像你们这群疯子。”
      “你说谁疯子?”
      “说你!你们!恶心的家伙!居然会迷恋这种不正常的东西!还肖想宗主!”
        眼看就要吵起来,有人出来和稀泥,“别吵了吧,梁姐,你不去找管家先生了吗?迟了管家先生该走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是啊是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梁姐瞪了季未觉一眼,和其他人一起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季未觉不发一眼,盯着她们的背影慢慢消失,满眼阴鹭。
       且说众女赶至男客院,幸亏老管家还未走,仍在发表关于“宗主的终身大事”的长篇大论。
       “管家先生!请让我们也帮忙吧!”老远,众女便齐声叫道。
        老管家被突如其来的大叫吓了一跳,回头望向众女,疑惑道:“你们?”
        “对!我们!”
        “管家先生你可别小看女人啊!”
        “而且从古至今向来是女做媒,哪儿有男人的事!”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就是呀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众女七嘴八舌的为自己争取这个大好机会。
         老管家略一思索,也觉得有理,变点同意了。
        见老管家同意了,众女欢呼不止,众男子也面露喜色,“管家先生,那我们就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天知道老管家叫他们做媒时他们有多不情愿,我们是客卿不是媒婆<(`^´)>
      “不行!都得给我上!”老管家眼睛一瞪。
      “是……”众人有气无力的回道。
       云梦在为宗主焦头烂额,姑苏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        自从观音庙一夜后,蓝曦臣变闭关不出,族内大事全靠蓝启仁和蓝忘机把持,虽说也不会出什么乱子,但时间一久,蓝启仁就火了
      “堂堂一宗之主!为一个金光瑶颓废至此,成何体统!”蓝启仁怒而拍桌,胡子都气翘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 蓝忘机在下首垂头不语,也是为兄长担忧。
      “不行,不能放任他这么下去,忘机,你去寒室把他给我轰出来,就说我说的,让他下山历练,没想明白不许回来!找他这样闷着自己,能想明白才是有鬼了!”
       蓝启仁满脸愤怒,眼底却是掩不住的忧愁。
       到底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啊。
       蓝忘机领了命,便去寒室寻兄长,说明来意后,蓝曦臣长叹一声,也明白叔父的良苦用心,也不用真的让蓝忘机轰,自觉下山去了。

下集预告:“泽,泽芜君,你看你风华俊茂,正值大好年华,不考虑考虑成个亲(✿∀✿)”
        “?”
       “啊啊呵呵,好巧啊泽芜君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呀!这不是泽芜君吗?久仰久仰,不知您可有意向……找个肤白貌美有钱有势傲娇杏眼的意中人啊?”
       “不了谢谢”
       “呀,蓝宗主好巧啊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不巧,这已经是我这三天里第五次遇见你了。以及,麻烦你告知一下你的同伴,下次出来,记得换掉江家客卿的服饰。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哦,对了(笑)也不要向兄台一样穿身紫色的常服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
下回:3.好巧啊泽芜君!
      ps:有个很明显的伏笔哦

评论(3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