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吹爆轰焦冻

轰总他是天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常年游荡北极圈我也很绝望

望海潮

      1.催婚 ,云梦惨案,宗主的头很痛
        天色碧蓝,如同上好的碧玉一半澄澈,几缕白云悠悠浮着,或卷或舒。偶有清风徐来,推着这懒惰的云儿一同玩耍。白云过于懒怠,于是风儿又去撩拨岸边清池,漾起淡淡毂纹。绿荷轻轻抖落几颗珍珠,引来菡萏颤颤发笑。
        六月莲花坞当真如画如诗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,这片美景此刻却无人来赏,只徒随清风而散。而莲花坞之主无意赏景,也无意为辜负美景而神伤,他自己都焦头烂额了。
        江澄,世家公子榜上第五的美男子,云梦江家之主,有钱,有貌,可惜单身。而这个黄金单身汉正面临着每一个单身狗都恐惧的情况――催婚。
        瓷白的茶盏中漾着碧绿的水波,江澄轻轻吹去就近的茶叶,轻抿了一口。水汽蒸腾,模糊了江澄的眉眼轮廓,使他原本俊美却略带刻薄的面颊柔和下来,更显几分平易近人。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老管家盯着自家宗主的脸,微微叹息:宗主要才有才,要貌有貌,怎么这么多年就是没能给云梦找个主母呢?于是不由得更加苦口婆心的劝说起来:
      “宗主哇,国不可一日无君,家不可一日无主,主不可一日无妻啊!”
        江澄:什么玩意儿,最后一句我怎么没听过。
        可看着老管家苍老担忧的面庞,江澄最后也只是叹息一声。老管家是江家的老人了,从他还小时便一直在江家做事。老管家为江家卖了一辈子的命,尽职尽忠,大抵是好人终好报,莲花坞被灭时,他正好外出办事,逃过一劫。
       后来江澄只身回云梦,独挑大梁,老管家一听闻,便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了,再为江家尽力。
       面对这样的人,江澄如何也不能拂了老人家一片赤诚。
       可是,这一下子,让我哪儿找个主母回来啊!而且,由于父母的关系,江澄格外厌恶联姻,也不大相信爱情。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老管家还在叨叨,江澄的太阳穴都在突突的疼。
      我忍,我再忍,一忍再忍,忍无可忍,江澄终于受不了老管家的唐僧念经,有些粗鲁的放下茶盏,一张俊脸都略有些扭曲。
      老管家停下长篇大论,有些不安的看着他。他自知自己越域了,但他在江家一辈子,一颗心都洗在江家了,把江澄当做自己的亲儿子,如今江澄也不小了,普通人家儿子都会打酱油了,虽然江宗主不是普通人,但也是要成亲的,教他如何不着急?
       江澄最终还是没能对这个长辈斥出声,他想了又想,突然灵光一闪,道:“老爷子,不是我不想结亲啊,可是你看如今这四大家那家有了主母了?连光华霁月的泽芜君都单着,我急什么啊?”
       江澄说这话的本意是先缓缓老管家,叫他不要急,谁知老管家好似被触到什么不得了的开关一样,本已混浊的两眼突然一亮,熠熠发光。
      “宗主的意思是,只要泽芜君成亲了,宗主便也找个枕边人?”
       好像没有什么不对,江澄想。
       得了江澄的“默认”,老管家感觉自己走路都飘了,他乐呵呵的同江澄到了别“老奴明白了,老奴这就去办。”
        留下这充满哲学的话,老管家便抽身而退,独留江澄一人对风凌乱。
        不是,你明白什么了?你倒是说清楚啊?你要去做什么啊?江澄一脸懵逼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,江澄也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,他不觉得老管家能在这种事上干什么,最多不过收集收集那些适龄女孩儿的图册给他罢了。
       江澄,一宗之主,黄金单身汉,还是太年轻啊。
下集预告:为了宗主的大好姻缘,我一定要让泽芜君成亲!――老管家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!?宗主要同泽芜君联姻!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!?宗主还是单相思!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太过分啦,就算是泽芜君也不能让我们宗主如此委屈!宗主放心,我们一定帮你拿下泽芜君!宗主的爱情就由我们来守护!――江家众客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!?!?!?――蓝曦臣
下回:天大的误会,赶往姑苏的江家客卿,下山的蓝曦臣

评论(13)

热度(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