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吹爆轰焦冻

轰总他是天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常年游荡北极圈我也很绝望

恶作剧

       “阎魔大人,你这是要出去吗?”判官抱着一打文书,看着坐在云朵上的阎魔说。
       “是啊,稍微有点事情,我不在的时候,阎罗殿就交给你打理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可是,阎魔大人,你还有很多文书没有……”判官的话还没说完,阎魔就打断了他。
       “既然交给你打理,这些就是你的工作。”
   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判官还待继续说,但目力所及之处哪里还有阎魔的影子?判官颇为无奈的摇摇头,自觉的走到堆的和山一样高的文书前开始“他的工作”。
        阎魔坐在云上缓缓的朝东边飞着,远远能看见一大群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,有人看见阎魔,朝她招了招手,“阎魔!这里这里!”
        阎魔在那人身旁落座,“人还没来齐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就差你一个?每次都是等你的。”有人嬉笑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边空座是谁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风神一目连的,只可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阎魔知道他们在可惜什么,一目连为子民尽心尽力,最后却只落的孤身堕为妖物的下场。每次的万神会都一样无聊,大家坐在一起八卦八卦,偶尔出点恶劣的主意捉弄别人,还不如在阎罗殿里调戏那个木头,看看那对鬼使兄弟之间怎么保持那层窗户纸不破,倒是苦了鬼使黑,阎魔想。
        “阎魔!阎魔!阎魔!”耳朵边有谁扯着嗓子吼,见阎魔看过来,她不满的控诉,“我叫你好几次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,真是抱歉。”才怪,阎魔想“有什么事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没事,就是听说你手下新来了两个鬼使?”
        鬼使黑白已经工作有几百年了,不过不管是对神还是对妖鬼,百年也不过阖眼之间。看来这次的恶作剧是要出在她手下人身上了,不过阎魔也不介意他们的一些恶趣味,只有不太过分,都是同僚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,而且,她自己看着那对鬼使纠结来纠结去也急得慌,说不定这次就帮他们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呢?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有什么好想法吗?”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头疼。鬼使白皱眉,身体好像被什么碾过一样,费力的睁开眼睛,鬼使白缓缓的坐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昨天的工作量不大啊,鬼使白感受着身体传来的痛感想。等到痛感减缓,时间也过去了不少,该叫鬼使黑起来工作了。
         鬼使白一边想,一边起身向鬼使黑的住处走去。其实鬼使黑是强烈要求和鬼使白住在一起的,“我当然是要和弟弟一起睡的!”什么啊,自说自话,鬼使白想,最后因为当事人不同意也就没成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礼貌性的敲了敲房门,鬼使白就推门进去了,毕竟二人已经很熟悉,鬼使黑也不会在意这些。谁知道鬼使黑居然已经起来了,这可不像他一贯作风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必须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弟弟!”当时鬼使白忍无可忍朝他丢了一个包子,炸了他一脸。不过最后每天叫醒鬼使黑的任务还是交给他了。以前的对话浮现在脑海,鬼使白不禁弯了嘴角,又赶忙正了脸色。
        鬼使白刚想和鬼使黑打招呼,就见鬼使黑慵懒的往他的巨镰上一靠,“啊啊,弟弟怎么还不来。”眉宇间隐隐有担忧之意。
        鬼使白僵住了,他就在这啊。
        “鬼使黑!别玩了,去工作!”鬼使白语气急促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鬼使黑没动。
        即使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鬼使白任然不敢相信。“鬼使黑,别闹了,我要生气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鬼使白绝望的看着依旧紧紧盯住门扉的鬼使黑,鬼使黑有时候是不靠谱,但从来不会这样开玩笑,更不会惹他生气。
        到底,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 终于察觉到不对的鬼使黑奔向鬼使白的房间,“弟弟不会是生病了吧?”
        但是迎接他的只是个空房间而已。

评论(5)

热度(34)